首页 > 锐读空间 > 正文
采访郎平指导
来源: 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:2015-09-27 07:33:44 有0参与评论

  文 祁智

  1993年底,中国队、日本队、古巴队、八佰伴全明星队国际女排邀请赛,在上海体育馆举行。其时,中国女排兵败巴塞罗那奥运会后重组,表现时好时坏,国人关注。我赶去上海采访,计划写一篇“大特写”。

  下午四点,我到上海体育馆旁边的奥林匹克饭店。我事先了解到,四点左右,女排队员会在咖啡厅放松。咖啡厅空空荡荡。我想出去碰碰运气,忽然看到一个“高人”进来。我在电视上见过她,是赖亚文。我一阵狂喜,正要迎上去,又看到一个“高人”从另一个方向进来,是崔咏梅。接下来,不停有“高人”走来,有中国的,也有外国的,叽叽喳喳。我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,就像一个极端饥饿的人,忽然面对一桌可口的好菜,不知如何下筷子。我想坐下来,等她们安顿了再作打算,一转身吓了一跳:一个大个子、大脸的人就坐在旁边——

  “郎平!”我下意识地叫道。

  郎平是八佰伴全明星队主教练兼队员。她侧过头看看我,继续偏过头和人说话——那人竟是张蓉芳。

  郎指导,我想采访你。我说。郎平指着咖啡厅里众多“高人”,用特有的、沙哑而带磁性的声音说,别采访我,你采访她们。我不甘心,说,你代表八佰伴队上场,对中国队比赛的时候,下手总是很狠。

  “你不怕把她们的信心打没了?”我说。

  “挺尖锐啊。”郎平和张蓉芳相视一笑,“我今晚第一场对日本队。第二场中国队对古巴队的时候,我找你。”

  晚上,八佰伴全明星队对日本队比赛结束,我站在记者区,盯着在比赛区的郎平。我看到她和侯玉珠边说边坐下,以为她忘了约定,或者所谓“我找你”就是一个搪塞。正想着,郎平欠起身子,目光成扇面搜索过来。当她的目光和我的目光相遇,她向我招手。

  “你说我把中国女排的信心打没了?”郎平单刀直入,“信心是惯出来的?信心是打出来的!”她不大的眼睛里射出坚决的凶光:“使劲儿打!变着法子打!就让她们得到锻炼的机会。”

  “对她们越狠,对她们成长越是有好处!”郎平又说。

  我点点头,问:“你对肖建华怎么看。”

  肖建华是中国女排主攻手,身高1.90米、摸高3.24米。她的出现,表明中国女排主攻手也有了身高1.90米的队员,不再是俄罗斯女排主攻手阿塔莫诺娃独占鳌头。与阿塔身高1.91米、摸高3.12米相比,肖建华无疑有优势,被视为中国女排打翻身仗的希望、郎平的接班人。但是,主教练栗晓峰不把她列入主力阵容,这引起排球界内外很多人不满。

  “肖建华在四号位高点强攻有相当的威力,拦网也很出色,但她和阿塔相比,腰部力量不够。”郎平冷静地说,“一个主教练必须有自己的主见,不能被外界的议论左右。”

  肖建华在一次体检中,被发现患有“马凡氏综合征”。这病严忌剧烈运动,当年美国第一重炮海曼就是因此猝死在球场上。她不能打球了,争论就此结束。这是后话。

  “郎指导,你会成为中国女排主教练吗?”我突然问。

  郎平微微一笑:“中国女排有主教练。”

  当晚,中国女排战胜古巴队。大家都很开心。主教练栗晓峰重感冒,迅速离开现场,女排队员围着郎平说这说那,时任中国队助理教练的陈忠和谦和地站在一边。第二天,她们要转战南京。

  “孙玥,你老乡。”郎平指着我对孙玥说,“让她请你吃饭。”

  “我喜欢吃梅菜扣肉。” 孙玥挽着郎平,笑眯着眼,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


上一篇:音乐节大咖扎堆 让我们嗨起来

下一篇:童话国的梦境

相关新闻

人参与


  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