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锐读空间 > 正文
麦冬与书带草
来源: 扬子晚报网 发布于:2015-09-27 07:33:42 有0参与评论

  文 许进

  田间野外一派秋意浓浓的景象,对于我这个奉川濑敏郎《一日一花》为圣典的插花者而言,实在不是个值得欢欣鼓舞的季节——可供挑选的野外花材实在太少了。更加无法欢欣的是,我还要在这个季节即将举办的一场茶会中,奉上一个当季的插花作品。

  根据敏郎先生的理念,插花作品应该依据时节,到山野户外去寻找最当令的花叶,令作品显示四季的更迭,从中感受时间之流淌,产生珍惜眼前美好时日之意。当然,这个季节也可采些有果实的枝叶来插,用以体现秋天的丰硕之意,可作为功力尚浅的修习者如我,要想在大部分植物行将落叶之际采撷合适的果实枝条,表达“残败时节,方露真姿”的禅意,终究有些力不从心。毕竟,插花素材,一般人用得娴熟的大多还是花和叶吧。

  那么,茶席上到底该插什么花呢?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最终,在家门口的一片草丛中我找到了当用之材。拯救我这个“拙妇难为无花之插”窘境的植物,叫做麦冬。

  百度百科说:麦冬,百合科多年生草本,成丛生长,高30厘米左右。叶丛生,细长,深绿色,形如韭菜。花茎自叶丛中生出,花小,淡紫色,形成总状花序。果为浆果,圆球形,成熟后为深绿色或黑蓝色。根茎短,有多数须根,在部分须根的中部或尖端常膨大成纺锤形的肉质块根,即药用的麦冬。

  夏天,有一次跟朋友去灵谷寺喝茶,一路逛进去,路边灌木丛边就长满了茂盛的麦冬,绿盈盈的叶子,似乎比城里看到的肥厚油亮,只是还没开花,看起来是非常普通的一片绿色。进了茶室喝茶,才发现茶室主人的习字案头正摆着两片麦冬的叶子,叶片更宽厚的那片上面,用蝇头小楷写了两行秀气的字,墨色衬着绿色的叶子,分外雅致,朋友说,这个就是中药麦冬的叶子了。

  我恍然间记起,上学时候,教古代文学的教授,就曾经教我们用麦冬当书签,当时并不知这是麦冬,却一直记得仙风道骨的老先生从他的线装书中拿出一支草叶的样子,只听得他说,这种草就叫做书带草。于是,下课后我们都去找了这草来,夹在竖版的古代文学书里,觉得倒也有趣得很。秋天的课上到了冬天,书带草也夹到了书的最后一页,却仍然葱翠。老先生也已经开始布置我们考试的参考书目,鉴于他上课时的严格和近乎刻板的认真,估计分数不那么好拿,我们都不敢怠慢,乖乖地到图书馆查那些落了灰的线装书。当我翻到厚厚的《辞源》查一个词的注释时,忽然发现书脊中拖出一根方便标示阅读页码的线绳,那线绳的宽窄和脉络,居然和先生教我们用的书带草极像,不禁呆了半晌,这才感喟先生的博学与风雅。

  茶室里,朋友们听我说完这一段,一时无人做声,只听得铁壶煮水汩汩的声音,半晌,才有人幽幽地叹道:怎么这普通的麦冬,被你们文人叫了书带草,就变得不普通了呢?

  麦冬的确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植物,江南城里的路边阶前,只要有一点点土,它就会在那里悄悄地生长,叶如韭菜,花又小,经常被人们忽视。如果不是要找寻秋天的花材,插一个属于秋天的花,麦冬那紫色的小花朵也不会进入我的视野,它是那么低矮而平凡地生长着,若不低下头,仔细去看,一般人是不会发现这样的植物也会开花结果的。

  书上说麦冬不仅可以入药,还可泡水饮用,能够起到清心润肺以及养胃生津的作用,正合秋天保养之道。看来,不仅这个花插得当季,还可以用这味药做开茶之饮,花与茶相呼应,在这个秋日的茶席里增设这么一道特别的头泡茶了。




上一篇:音乐节大咖扎堆 让我们嗨起来

下一篇:采访郎平指导

相关新闻

人参与


  验证码: